位置:首页 > 发布 > 政策解读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适合我国国情的历史选择 ——访内蒙古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戴双喜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内蒙古的成功实践,为我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形成提供了宝贵的经验。70年来,内蒙古自治区沐浴着党的民族政策的灿烂阳光,承载着各族干部群众的共同愿望,走出了一条具有民族特点、地区特色,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的新道路。时值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从我国国情、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理论遵循等角度,采访了内蒙古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戴双喜。

  记者: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实现了我国社会主义多民族国家在民主基础上的统一,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从我国国情出发,民族区域自治这项制度究竟有哪些特点?

  戴双喜:就国情而言,我们可以从纵向的时间经度和横向的空间纬度两个方面进行讨论。

  从时间经度上讲,基本共识是,从秦朝开始中国就形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如果单纯以“自治”而言,中国的民族自治制度可谓源远流长。由于历史上我国少数民族与汉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差异性导致,中国历代王朝对边疆各民族基本采用了一定的“自治”方式,建立因地域、族俗而异的民族事务管理制度。随着历史的发展,封建王朝有关民族“自治”的制度逐步完善,在清朝达到了一个历史的高度。但是各少数民族的“自治”完全是“中国化”的,与近代西方的自治有较大区别。20世纪初的中国,在西方霸权威胁和文明示范下,公众对清帝国政府的政治改革诉求愈来愈强烈,与宪政、议会等概念一样,自治权的概念和理念被引进来,逐步形成了今天的自治权。民国时期以孙中山均权主义思想为指导,开展了地方自治的探索,如联省自治等。但是,国民政府对少数民族的自治,始终没有形成具有指导意义的基本政策和制度,最终退出历史舞台。

  中国共产党对国内民族自治政策,基本上经过了民族自决—联邦制—民族区域自治的历史发展脉络。苏联处理民族问题的范式,对早期解决和处理民族问题的中国共产党,曾经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中国共产党最初以民族自决、联邦制来解决和处理民族问题的主张主要来自于苏联。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中国共产党更加明确地以民族区域自治作为解决民族问题的方针政策。经过20多年的探索、实践,我们在运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解决中国民族问题上实现了飞跃,彻底摒弃了民族自决和联邦制,选择了符合中国国情的民族区域自治,得出了最适合中国民族发展历史和现状的理论体系和政策体系。

  从空间纬度上讲,中国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历史发展的现实不具有实行联邦制的客观条件。解放前中国少数民族人口只占全国人口的6%,并且呈现大杂居、小聚居的状态,与前苏联的实际情况完全不同。这种空间上的分布特点无法实现联邦制,更不符合民族自决的条件,只有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才可以实现人口较少和较多少数民族共同实行平等的民族自治的权利。解放初期,中国各少数民族的发展状况存在巨大的差异性,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有利于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优势互补,实现各民族平等地享有发展机会和条件,也平等享有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成果,实现中国社会的全面和谐发展。

  记者:实践证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适合我国国情的历史选择。如今,我国的民族政策更加成熟而稳健,请您具体谈谈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理论遵循是什么?

  戴双喜:我们前面谈到,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解决和处理民族问题的范式上主要以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为基本的方法。马克思主义有关民族平等原则的观点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核心,即民族不论大小、发展程度高低,都应当一律平等。民族自治是民族国家解决民族问题的一般原理。后来列宁结合俄国革命,又对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进一步阐述,通过民族自决、联邦制来解决俄国国内的民族问题,中国共产党早期深受其影响。但是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国共产党对解决国内民族问题的观点和理论发生了变化,1946年2月18日,中共中央针对东蒙自治的问题指出:“和平建国纲领要求平等自治,但不应提出独立自决口号。”这个转变有几个重要的因素:一是国家的统一尤为重要;二是在边区推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实践,积累了部分经验;三是民族政策、理论研究得到了发展。1949年《共同纲领》有关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规定说明,1947年5月1日成立的内蒙古自治区的实践使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更加成熟而稳健。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经历了建立、初步发展和遭到破坏等曲折的过程。改革开放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又有了新的发展。如对其进行归纳,可以用制度化、法治化和具体化来描述。制度化是指: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们党解决民族问题的一项基本政策。2001年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0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决定》,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定位为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法治化是指:对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通过立法形式,使其内容通过法律条文体现出来,并以法律实施的要求贯彻执行。这是对“文革”中法律虚无主义导致国家制度混乱,个人权利到民族权利无一幸免被破坏的经验教训的总结。其中的主要成就体现在1982年宪法以及1984年民族区域自治法的颁行。有关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运行有了法律依据,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自治立法得到空前的发展。具体化是指: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内容被行政法规和民族自治地方立法所进一步的具体化,更加有利于依法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法治化的延伸。如2005年5月11日通过的《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若干规定》是标志性的事件。民族区域自治法是宪法性法律,其特点为原则性、概括性较强,又涉及到中央和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权力分配,因此国务院有关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规定对处理民族自治地方和中央政府关系而言,尤为重要。另外,还有部分辖有民族自治地方的省制定了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规定,这对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具体化至关重要。还有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颁行了数量可观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对民族区域自治法在本地方的贯彻实施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记者:近年来,党和国家积极推进民族地区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事业建设,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具体来说,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解决我国民族问题上有哪些主要内容?

  戴双喜: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从内容而言,主要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处理本民族、本地方内部事务。行使自治权必须遵守以下几个原则:一是维护国家统一原则;二是遵守宪法和法律原则;三是维护民族平等原则;四是责任制原则。概括起来就是依法行使自治权,保障各民族平等权利,其最终目的在于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和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快民族地区发展,核心是加快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步伐。”当前,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就要牢牢把握这一关键任务。实践证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符合中国国情,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制度保障。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强调“我再次明确说一遍,取消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这种说法可以休矣”,并从中华政治文明内生性演化的高度进行了重要阐释。邓小平同志指出:“解决民族问题,中国采取的不是民族共和国联邦的制度,而是民族区域自治的制度。我们认为这个制度比较好,适合中国的情况。我们有很多优越的东西,这是我们社会制度的优势,不能放弃。”

  综上所述,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中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经过不断探索和总结,发展而来的适合中国国情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具有历史性、开放性,其发展是一个不断总结经验、汲取经验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与时俱进、不断完善的过程。